利倉夫人

畫面上的那具屍身已經歷經千年了。但對成了永恆的死者而言或許只是瞬間。但從棺槨見光的那天起她不再安寧。盜墓者毀了她夫君的陵寢,考古學家掀了她地下的住處,而奇怪的科學家鋸開她的頭蓋骨,以Y字畫開胸腔,拉出五臟六腑細細檢視。「皮膚尚有彈性,保存極佳」、「腦組織保存完整,但已軟爛」、「胃中有瓜子,說明生前不久的進食」、「腸道內留有寄生蟲卵」他們是這麼說的。即使全身上下滿是死後的傷痕,她極少腐敗的千年屍身依然是遺體保存的奇蹟。那些家人為她身後準備的,她獨享的陪葬品,又是另一個讓專家們驚嘆的奇蹟。帛衣訴說著升天的夢想,如今被四處翻印,給一群千年後的眾生指指點點。

在蓋上那些鑲龍畫鳳的屍衾時,可曾有任何人預想過千年後的情狀?一條一條,這樣隔絕空氣,中斷表象的時間;於是千年,又以另一種形式繼續,只是這次成了未來科技底下,不到半小時的怵目驚心。她的死亡不再私密,現在連生前未曾聽聞的民族都看過她的僅存之物,那具被四處切割的屍體。

長沙國那些百姓啊,他們的身軀早已化作塵土四散,也不知道逍遙到哪個諸侯國了。 今天國文課看了馬王堆的教育資料片,博物館方瘋了,把利倉夫人的解剖過程剪輯,旁白又說著沒神經的台詞。真是戕害精神。

屍體已經不是人了,但把屍體當作塑膠那種材料切切割割,我想這依然令人髮指。我能明白利倉夫人的保存狀態是多麼驚人,研究她的屍體也或許有其必要性;但把這段過程作成一個容易接觸的媒體,只讓我覺得精神不衛生。

教授說,寧可死了腐爛了,也不要給人這樣侮辱。我大大同意。我是不知道利倉夫人是否如帛衣一般升天了,但我認為她的身體被褻瀆了。

留言

發表留言

只對管理員顯示